当前位置: 首页 魅力泾阳 正文
杨东峰作品《泾水流云》之泾河古渡今昔
发布时间:2020-04-15 20:59:39   来源:泾阳县人民政府    浏览次数:

泾河古渡今昔

在古代,河流之于人们的生活是一把双刃剑。她滋润着两岸的土地,提供着丰富的水源,乃至水运之利;同时,她又阻隔了两岸的交通,让鸡犬之声相闻的人们老死难以往来。自西向东流过泾阳县南的泾河便是这样一条横亘在泾阳城与西安、咸阳之间的一道曾经令人难以逾越的天堑。

在遥远的古代,为了方便两岸人员往来,也给南来北往的邮役、商旅、官员、军队提供必要的交通保障,泾河之上便建起了众多的渡口。泾河泾阳段有籍可考最早的渡口大致为设于西汉的眭城渡,是北出汉唐长安城的的重要通道。据明嘉靖《泾阳县志》载,泾河上最早的渡口共有七处,分别是百光渡、宁甘渡、泾甘渡、张茹渡、郭渡、刘洪渡、孙渡。随着时光的流逝和岁月的更替,这些渡口至明嘉靖年间(公元1522-1566年)就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难觅踪迹。仍在使用的共五渡,分别是位于县西北六十里今王桥镇西的狄道渡、位于县西三十里今桥底镇南的临泾渡、位于县西南十里的眭城渡、位于县南十里的花池渡、位于县东南三十里的宋村渡。

至清代末年,狄道、临泾、花池、宋村诸渡犹存,眭村渡更名修石渡。此外,又增加了县西南十五里之张家渡、县西南二十五里之水月渡、县西南十里之金蟾渡。而新增渡口并不在官道之上,概为民间往来之私渡。

明清之际,正当泾阳手工业和商贸繁荣发达之时,岭南之茶叶、丝绸,西北之皮毛、水烟,或入或出,全赖舟楫之便,泾河诸渡自是车水马龙,夜以继日,其繁忙热闹可见一般。

民国以降,战乱频仍,泾河渡口也曾征车辚辚,战马啸啸,也曾摆渡过流离失所的逃难人群,也曾见证了解放大军的威武雄师。

在悠久的历史长河中,泾河之上供货物和人员通行的渡口大多为民间私营。据船头村健在的老船工回忆,至民国年间,船头渡口一般为一大一小两艘木船,大船一次可承载四辆马车渡河,载人可达数十人。木船由泾河两岸临近渡口的20多家船户共同出资打造,船户分为两组,轮流经营。每三天为一个轮头,当天收益按参加摆渡人力平分,因事不能出工船户不参与当天收益分配。一般百姓渡河,按不同时期的物价水平收取一定的现金,遇到出售农副产品的农户,也可留下一定量的实物抵顶船资。当地有名望的大型商铺人员和地方绅士渡河时一般无须交纳现银,而要等到每年夏秋两季庄稼收获之后,由船户派人到商铺和绅士家中收取一定的粮食,俗称“收情”,相当于现今的“VIP”客户。此外,每年夏秋洪水季节,河床之中淤泥沉积,渡船难以靠岸,船工们还要涉水踩泥,掀车、背人,对于这样由个人承担的体力活,所收取的费用全部归船工个人所有,不纳入收益分红。

建国后,人民政府成立渡口管理委员会,鉴定摆渡货物,制定渡口纪律,统一收费标准,稳定渡口秩序。农业合作化后,泾河各渡口统一收归农业社集体经营,修石渡曾经实行地方国营,甚至收归省交通厅管理。1964年8月,因泾河涨水河流改道,宋村渡移至寿平,始有寿平渡。

1972年,出于战备需要的泾河船头大桥建成通车,西出泾阳成为坦途。7年之后,一条长龙飞架于古老的修石渡之上,南出泾阳不在受河水丰枯所困。

永久性桥梁的建设,让昔日的狄道渡、修石渡寿终正寝,其它各渡口也渐渐退却了昔日的光彩。至1998年,临泾、花池、大堡子、阜下、山西庄、寿平六处渡口仅各存渡船一条,船工仅剩23人。之后,因泾河水位下降,不能支撑渡船,沿河村民先后在花池、临泾、席杨村西建成数条渡河钢缆,2010年以后也渐渐荒废,成为泾河渡口仅存的历史印迹。

泾河古渡,一代代泾滨人的古老记忆;

泾河古渡 ,一段曾经铸就了岁月辉煌的不朽传奇;

泾河古渡,一层终将湮没的历史尘埃……

(刊载于2017年1月3日《西咸百姓生活报》)

[网络编辑:黄娟]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意见建议

    二维码

主办:泾阳县人民政府 承办:泾阳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运维电话:029-36210188
地址:泾阳县中心街190号 邮编:713700 邮箱:jingyanggov@163.com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3006083号   陕公网安备61042302000119号   网站标识码:6104230001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