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魅力泾阳 正文
杨东峰作品《泾水流云》之拿泥沙当肥料的引泾灌溉
发布时间:2020-04-21 21:25:20   来源:泾阳县人民政府    浏览次数:

拿泥沙当肥料的引泾灌溉

在泾阳最西端的泾河出山口东岸,南起上然村西,北至泾河峡谷,依次排列着自战国以来修建的若干引泾灌溉工程遗址,分别是战国末期秦郑国渠、西汉白渠、唐郑白渠、宋丰利渠、元王御史渠、明广惠渠、清龙洞渠、民国泾惠渠。这些工程遗址真实地记录着古代先民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雄奇伟业,也演绎出一场持续达2200余年的引泾灌溉不朽接力。

时至今日,一渠泾水依旧滚滚东流,浇灌着渭北大地的万顷良田,供养着这方土地上的万千人口,也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蔬菜供应和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着不竭资源。

在人们的普遍意识里,最理想的灌溉水源莫过于一渠清流了。但是,在引泾灌溉之初,工程的设计者和决策者们看中的不只是泾河枯水季节那清澈见底的净洁之水,他们更青睐于每年进入汛期之后泾河河床上奔涌着的携裹着丰富泥沙的“污泥浊水”。

众所周知,泾河及其支流马莲河、蒲河、汭河、黑河均发源并流经六盘山脉东麓的黄土高原腹地。这一带的黄土高原植被稀疏,土壤贫瘠,可供植物生长的含养层仅限于地表薄薄一层。每当进入雨季,因降水集中且强度大,水土流失尤为严重。资料显示,20世纪中叶,泾河多年平均含沙量为141公斤/立方米,最大含沙量为1430公斤/立方米(1958年7月11日)。汉代民谣唱到:泾水一石(读作:dàn,古代计量单位,约合250斤),其泥数斗。而泥沙中携裹着的正是黄土高原表层土壤仅有的那点含养。

一场大雨过后,雨水无情地带走了含养,留给高原的依旧是干旱和贫瘠。与此相对应,位于泾河下游北岸的山前冲击地带,池沼遍野,芦苇丛生,每至天旱时节,卤盐上泛,杂草不生,满目荒凉。

时间上溯至公元前246年,一个天下纷乱、诸雄争霸的特殊年份,一位怀揣疲秦拙计的韩国间谍踏上了三秦大地。苦于无力东伐的秦王嬴政心中暗喜,于是将计就计,举全国之力开始了一次变水害为水利的大胆探索。十年之后,一座规模浩大的引泾灌溉工程屹立在了秦都咸阳的北郊。

郑国渠“用注填阏之水,溉泽卤之地”,淤平沼泽,注水压碱,改良土壤,扩大了粮食面积,提高了粮食产量,“于是,关中为沃野,无凶年,秦以富强,卒并诸侯”。那位黔驴技穷的韩桓王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的疲秦“妙计”竟然成了强秦之策,郑国渠也成为大秦帝国一统天下的奠基之作。

到了汉代,新修的白渠依旧“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彰显出引泾灌溉的强大生命力。

时于今日,我们不能不敬佩于古代先贤的高超智慧,不能不感恩于滔滔东去的一河清流,不能不感恩于那一渠时清时浑的东流之水。

(刊载于2017年3月21日《西咸百姓生活报》)

[网络编辑:黄娟]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意见建议

    二维码

主办:泾阳县人民政府 承办:泾阳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运维电话:029-36210188
地址:泾阳县中心街190号 邮编:713700 邮箱:jingyanggov@163.com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3006083号   陕公网安备61042302000119号   网站标识码:6104230001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