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魅力泾阳 正文
茯茶旧事
发布时间:2021-02-02 20:30:26   来源:泾阳县人民政府    浏览次数:

申宝珠

很多年前,外爷从山东逃荒至陕西,落脚在泾阳县安吴镇北路村。在我的记忆里,外爷身材佝偻头发花白,待人和蔼可亲,眉宇间透着自信和安恬。当年我像跟屁虫一样跟着他不肯离开,外爷便塞给我一些零钱,叫我去买米花糕吃。他就在火炉旁开始煮茯茶。

北方的冬季似乎特别漫长。那时候,几乎家家都有煤球炉,除了取暖外,还可以煮茯茶。外爷的煮茶工具是一个小汤锅。煮茶时,外爷把切成两半的枣、几粒枸杞和冰糖一起放进汤锅,续水到锅边,然后开煮。等我在外面疯够了,外爷倚着门喊:“乖,快回来,爷给我娃把茯茶煮好了!”听到外爷的喊声,我从小伙伴堆里冲出来,一路跑回家,一仰脖咕咚咕咚,把茯茶倒进肚子里。

外爷是一个非常注重生活情趣的人。当我喝茶时,他慢悠悠地说:“喝茶,一杯为品,二杯为尝,三杯为饮牛、饮骡子。”我听到心里去了,以后再接过外爷熬的茯茶,也学会了小口抿,一缕清香在心头盘旋。

在外爷的熏陶下,小小的我逐渐深谙茶味,通晓煮茯茶的步骤,滚沸的水烫一下玻璃杯,然后倒掉,再缓缓注入茶水——色状如琥珀,小呷细品,里面居然有暖暖阳光味。

我的外婆去世后,姨婆心疼我妈姊妹三人无人照管,就从山东来到陕西,自此就再没有回去。

冬天的傍晚,煮一锅茯茶,边喝茶,边聊天,我和外爷、姨婆在一起度过了很多快乐的日子。喝茶时,我的膝盖上常放着一本有注解的无障碍阅读本《三国演义》。外公不识字,却对三国故事烂熟于心。当我读书累了,喊一声:“关公关云长。”外爷就朗声回答:“云长天下义士,恨吾福薄,不得相留。锦袍一领,略表寸心。”随后做翻身下马状,双手撩起衣襟。姨婆搂着我看着外爷认真而滑稽的样子,笑得前仰后合。外公却收身,正襟危坐,咳嗽一声问道“下面何人喧哗?”我小声应答:“蒙丞相赐袍,异日更得相会。”

外爷性格爽朗,处事豁达。承包河滩地种西瓜,没有赚钱;做小生意赊账收不回来,他不介意。我母亲四十多岁先他而逝,他经受住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晚年有时和儿子意见相左,些微口角,一笑而过。外爷说,一辈子就像一壶茶,几经熬煮,从浓至淡,自然而然。

[网络编辑:柏海侠]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意见建议

    二维码

主办:泾阳县人民政府 承办:泾阳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运维电话:029-36210188
地址:泾阳县中心街190号 邮编:713700 邮箱:jingyanggov@163.com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3006083号   陕公网安备61042302000119号   网站标识码:6104230001

二维码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