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魅力泾阳 正文
雷抒雁——游戏
发布时间:2021-02-21 20:20:06   来源:泾阳县人民政府    浏览次数:

游戏,其实就是玩。

一个不会游戏的人,大家总会觉着他的生活有点枯燥;而过些日子如果不去玩一玩,你也许会觉得生活太憋闷了。

大人有时会说:怎么那么贪玩,孩子似的!以为玩儿只是孩子的专利,或者以为孩子玩才可以得到宽容和认可。

是的,少年时代除了学习便是游戏。及至你成年,或者衰老,那些课堂上的子曰诗云、公式数据早被岁月的风吹得烟消云散了;儿时的同伴也各自东西,难得一见,留给你的记忆常常只有儿时的游戏,甚至你的同伴也只有在梦里的游戏中才得以重聚。

家乡的打麦场是我儿时与同伴游戏的唯一去处。我总忘不了那些响彻夏夜的儿歌和应和着儿歌的“闯城”游戏。

先是两个大一点的孩子当上首领,然后面对面、胸贴胸伸展开手臂比一比长短,长的便先来点将。长长地排成一行的兵将们,高高矮矮、男男女女,先点的取奇数,1、3、5、7、9……余下的偶数,就一并归了矮个子,即手臂短的将领。

两个将领分别带着自己的队伍,离开二三十米远,列开阵势。先点将的一方为攻,后点将的一方为守。然后,闯城开始,儿歌互答:

嘀嘀铃,跑马城。(守方唱)

马城开,叫谁来。(攻方唱)

金打锁子银打开,

叫你英哥攻城来。(守方唱)

攻方出一名将士,向守方跑去;守方手挽着手组成人墙,如攻方撞开手臂,为胜;撞不开,就只有做俘虏。儿歌声重起,依次又一个来闯城。

歌声此起彼伏,高亢嘹亮,脚步踏踏,如同跑操,搅得宁静的夏夜,热闹非凡。这种游戏,大概起源于士兵的健身活动,既锻炼了身体,又增长了智力,还培养了同心合力的群体精神和敢冲敢拼的勇敢精神。每每玩得不知回家,等着母亲三番五次吆喝,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带着一身臭汗回家去,洗脚的时候已是哈欠连天了。  

儿时的游戏还多得很,乡村的孩子总是和土地、树木、花草、昆虫、禽类交着朋友,比起现时城里的孩子来,玩得不知要丰富有趣多少倍。

长成大人,慢慢淡忘了玩,为了工作、为了功名、为了衣食,每天都安排得密不透风。一回想起儿时,就觉得那时简直是在天堂上过日子,贫穷的困境倒忘得一干二净。

最近翻阅外国的书,读到德国大诗人席勒的一段话,惊出一身冷汗。他说:“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全的人。”

这简直是给不游戏的人“上纲上线”了,至少说你不是“充分的人”、“完全的人”。看来,玩儿不只是属于孩子们了。古人说:“玩物丧志”。我想,大概是指那些沉溺于游戏不务正业,或者参与了不利于身心健康和社会文明的游戏吧!

做了诗人,常常为灵感姗姗来迟苦恼。每逢此时,便跑出去,玩一玩,轻松一下,结果好像马上就被开启了心智,意想不到的佳句就会涌向笔下。游戏不只给人轻松,还给人以思维的灵动和工作的激情。

我总担心,那些从三几岁就开始背诵枯燥数字和诗文的孩子,他们的心灵如何承受得了那么大的压力。也许这压力会影响他们一生,使他们感到人生原来是这样没味道。大多数外国人总觉得日本人是工作狂,是经济动物。日本人中年猝死和少年自杀人数那样多,是从反面给人类提了个醒。

我说了这么多话,只是想告诉孩子们以及他们的父母:别忘了玩!到了你们当爷爷提鸟笼上公园玩时大概就晚了一点。

(选自《雁过留声》)

[网络编辑:柏海侠]

网站地图|关于我们|意见建议

    二维码

主办:泾阳县人民政府 承办:泾阳县信息化工作办公室 运维电话:029-36210188
地址:泾阳县中心街190号 邮编:713700 邮箱:jingyanggov@163.com 
网站备案号:陕ICP备13006083号   陕公网安备61042302000119号   网站标识码:6104230001

二维码    二维码